從抗拒到驕傲,以「瘋狂」打造紙膠帶品牌內涵 |專訪自己印紙膠帶

「紙膠帶」可以說是近幾年的文具界新星,翻開紙本手帳中密密麻麻的裝飾與紀錄,已然成為學生、文具愛好者的日常小物,甚至能在文具店內擁有一隅獨立的展櫃。從實用性質走向裝飾、拼貼等多樣用途,創意可愛的圖樣加上隨手撕黏、不殘膠的特性,是紙膠帶快速風靡文具圈的一大特點。

自己印紙膠帶,是標籤印刷廠二代吳伊敏與先生張家豪兩人一手打造的原創紙膠帶品牌。品牌才成立四年,如今卻已從台中展店至台北,藉著獨家凸面燙金的紙膠帶系列產品與「一捲就能印」的微量客製化服務,在業界打響名號。背後支持的,正是落籍台中三十餘載,以酒標、藥標、食品標等商標貼紙製造起家的母工廠「豐鵬商標膠帶有限公司」。

從實用性質走向裝飾、拼貼等多樣用途,創意可愛的圖樣加上隨手撕黏、不殘膠的特性,是紙膠帶快速風靡文具圈的一大特點。(圖片/自己印)

 

抓緊先機,朝向數位化轉型

隨著印刷承包商的興起,讓豐鵬這樣傳統印刷廠的利潤層層下降。正式接手以前,吳伊敏也曾想過是否就此結束工廠經營。「但就是很捨不得」她說,從小在工廠長大,豐鵬印刷乘載了她的成長記憶。總歸感性,看著那些維繫了二、三十年的老客戶,與和父執輩一起打拼多年的工廠職員,心中依舊放不下。直到2011年,才下定決心回到了家中,接手豐鵬印刷。

沒想到初接手工廠時,為了數位印刷機台的採購,和父親感情一向很好的吳伊敏,隨即與父親發生人生中最大的爭執。

談起堅持數位化的理由,吳伊敏認為是時機問題。由於過去傳統印刷的成色時常會因當天溫度、濕度、印刷師傅的人為因素而受到影響,對於品質無法準確的掌握,但數位機器卻可以免去這些不定變因——只要確保紙材、噴頭的穩定,就能保持高度的良率。「如果等到別人成功後才跟進,那就會錯失先機。」吳伊敏提到。

 

「你為什麼不懂?」 兩代之間常見的溝通困境與紛爭

但大環境的蕭條,加上當時標籤印刷產業的景氣停滯,同規模的印刷廠幾乎無人跟進,讓吳伊敏的父親對於新資金的投入也相當抗拒。「你為什麼不懂?」 是兩代之間常見的溝通困境與紛爭。冷戰了將近半年,甚至有一個月幾乎不說話的父女倆始終僵持不下,連機台供應商都忍不住出來勸和。

一台成本近千萬的新型機器不能說買就買,父女倆的僵局還是必須解決。

自幼居住在台中大甲鎮瀾宮附近的吳家,是鎮瀾宮多年的虔誠信徒。吳伊敏最終想出了一個看似荒謬,卻十足認真的決策方式:到鎮瀾宮擲筊。這是她說服父親的最後一條路了,「如果媽祖說要買,你就不要阻止我!」結果,吳伊敏擲出了聖筊,父親才終於妥協。

如今,品牌穩步的成長,吳伊敏的父親也成為了自己印的頭號粉絲,甚至會主動向身邊親友推廣紙膠帶的妙用。從抗拒到驕傲,冥冥之中藉著信仰的力量,為品牌的誕生種下了因,也化解了兩代間的溝通困境。

從抗拒到驕傲,吳伊敏的父親(左一)已經成為了自己印的頭號粉絲,甚至會主動向身邊親友推廣紙膠帶的妙用。(攝影/Shanice)

 

歷時一年半的品牌打造之路

引進了數位印刷機台後,雖然不再需要和客人加收開版費,但昂貴的油墨卻是另一筆負擔,客人在哪裡?是吳伊敏與張家豪的新挑戰。

搭著日本紙膠帶開始風靡的時期,紙膠帶大量引進了台灣,許多廠商紛紛找上中型規模的豐鵬印刷尋求合作。倆人認為「生產紙膠帶」或許會是個出口,便決心投入鑽研。「下定決心要做紙膠帶後,我們就有明確的目標,就是擁有一個品牌,而不再只是代工廠。」雖然立下了目標,但這條品牌路,吳伊敏與張家豪選擇緩緩地走。

前後加起來,他們花了將近一年半的時間,才把工廠轉型成能「做品牌」的模樣。

自己印,也在漫長一年半的醞釀的過程中悄悄誕生。整合工廠端原有的設計師,自己印投入原創紙膠帶製作,除了生產自有紙膠帶外,也主動與其他設計師尋求合作。

經營前期,倆人不斷思考著如何在產品之外,找到更獨特的市場切入點。張家豪認為,既然有工廠做後盾,而數位機器又可以解決版費、最低量的限制,不如就以「客製化」作為突破點,主打「一捲就能印」的專屬服務,吸引許多原創作者前來,成功在市場打出名號,也成為國際參展時的獨門特色。

過去傳統印刷的成色時常會因當天溫度、濕度、印刷師傅的人為因素而受到影響,對於品質無法準確的掌握,但數位機器只要確保紙材、噴頭的穩定,就能保持高度的良率。(攝影/Shanice)

 

轉換投資思維,逆勢游過產業冰河期

然風潮來得快,去得也快。紙膠帶市場在幾年的熱潮過後快速冷卻,市場的萎縮如同冰河時期。面對如此劇烈震盪,自己印卻選擇逆勢而行。

「當原有的市場成長已經緩下來,就該想如何投入新的市場,不然很容易停滯不前。」張家豪提到。秉著「敢投資」的心態,倆人在機器設備上的採購上不手軟。添購新式印刷機器增加產能、引進亞洲第一台數位燙金掌握獨家技術,透過觀察市場調整腳步,什麼時候添購新機器?什麼時候開發新產品?都時時緊盯。

藉著新機台助力,自己印獨家的燙金紙膠帶產品上市後,獲得市場熱烈反應,倆人更開始推出撕貼畫、壁貼等紙膠帶相關產品,期望將市場熱絡。「我們有這麼新的技術和機器,如果沒有品牌推銷,別人也不會知道啊!」看待品牌與工廠間相輔相成的關係,吳伊敏樂見其成。

另一方面,自己印同時舉辦市集,鼓勵設計原創作者回流,讓產業回溫。每年市集除了販售自己印的商品外,也邀請曾經合作過的設計師夥伴共同參與,消息一出,總成為文具愛好者共聚的盛會,默默地更拓展了品牌能見度。透過逆勢投資,讓自己印順利渡過了「冰河時期」,除了營收確實翻倍,也搶先一步取得市場的獨特性。

秉著「敢投資」的心態,吳伊敏與張家豪在機器設備上的採購上不手軟。藉著獨家的凸面燙金技術,燙金紙膠帶產品上市後,獲得市場熱烈反應。除了讓自己印的營收翻倍,也搶先一步取得市場的獨特性(攝影/Shanice)

 

以瘋狂的心,用「自殺式行銷」為產業鋪路

比起轉型,成立品牌的過程對吳伊敏與張家豪而言更像創業,什麼都得重新學習。

一捲就能印的客製化服務,是自己印最大的特色,但張家豪卻笑著形容他們的服務就像是「自殺式行銷」,「老實說做品牌就是燒錢,但也是一種投資。」他說。不可諱言地,雖然自己印目前的營收還不足以和母工廠豐鵬比擬,但以長遠之計而言,把市場養好,才能為產業鋪路。

最後,問起會如何形容自己印?

「瘋狂」,張家豪思索了一陣後,淡淡的給了乍聽之下難以理解的回答。

「因為我們當初完全不知道紙膠帶可以幹麻!」倆人不禁相視大笑,「不管是買機器、創品牌、辦市集,做這些都是瘋狂的事。」張家豪說。從對產業陌生,到慢慢做出心得,倆人目前還是持續的「瘋狂」,希望透過自己印的力量,將紙膠帶的妙用推廣給大眾。而吳伊敏心中另一個小願望,則是希望自己印可以和豐鵬活得一樣久,更期望未來透過新產品開發,將品牌發揮成無限。

 

自己印紙膠帶位於台北的店面。從台中起家,品牌才成立四年,如今卻已從台中展店至台北。(圖片/自己印)

 

採訪後記:

參觀廠房的過程中,見到了那台傳說中由媽祖聖意添購的EPSON印刷機,伊敏的父親向我們展示手機背蓋上自己印的紙膠帶拼貼作品,臉上的表情充滿著驕傲與幸福。伊敏的父母親每天都還是會到辦公室走走,含飴弄孫的幸福場景也是辦公室最具特色的一隅。

傳說中由媽祖聖意添購的EPSON印刷機。(攝影/Shanice)

 

而採訪幾日後,正是自己印市集的舉辦日。展場排隊的人潮沒有盡頭,對文具控來說,市集更像是與偶像近距離接觸的見面會。這樣的市集充滿魅力,身處展場中,看著因市集而忙碌的倆人,漸漸能理解張家豪口中所形容:為了經營而瘋狂的投入。

「瘋狂」確實是自己印重要的品牌內涵。

 

自己印舉辦市集現場。(攝影/自己印)

 

自己印紙膠帶

創立:2015
創辦人:吳伊敏、張家豪
品牌描述:(摘自 自己印

自己印 Enjoy Your Print,使命是希望能把記憶、創意,變成具紀念性的玩意兒。以30餘年的印刷本業,轉型數位型客製化印刷。

創作獨一無二屬於自己的紙膠帶,就從滑鼠點兩下開始。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email
四月

四月

喜歡潛水喜歡海,喜歡曬太陽。總有一天會住進深海的大鳳梨裡。
四月

四月

喜歡潛水喜歡海,喜歡曬太陽。總有一天會住進深海的大鳳梨裡。

延伸閱讀